翻到一张雪山路的樱花🌸照

某人问这是什么印度歌曲🙄

感觉自己照片看起来有三十岁了😭

法令纹💔还对除了口红和眉粉之外的所有化妆品过敏😭

皮肤松弛、面色暗黄,啊啊啊啊,我真的彻底变成黄脸婆了,白瞎了一颗少女心☹️

今天一个人吃饭,热了几片炸土豆就是一餐,放点油、加点醋,也是小小美味。

完全没有想要点外卖的想法,好像是突然间觉得,外卖很贵,而且不健康。

坐在楼顶,看着苍山上的云,内心安宁。

最近没有写歌的念头,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把房间弄得整洁,如何早睡这些生活琐碎,仿佛回到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才是最要紧的事。

武同学早上八点多就出门工作了,我在床上撸了一会儿猫就开始洗衣服,打扫。

和武同学认识快五年了,彼此所有的优缺点都一清二楚,他说当初认识我时是因为我与这世界看起来格格不入,而他成为我周围人中唯一愿意交谈的人,却是因为他身上的孤独感。相似的人总会互相吸引,在一起才发现彼此像两只受惊的刺猬。

记得那...

自己做了一对耳夹

泪如雨下

家里都在劝我回来,说家乡发展好,而且人始终要落叶归根的。

可是何处是真正的故乡,也许我要等到走遍全世界才能够知道。

岁月能否稍作停留,歌还未唱完,白日梦又那么长,怎么可以缩到枯井里守望飘来的云朵。

你坐在身旁,却无话可讲。

也许,只有时光倒流,我们才能变回那时坐在石梯上促膝长谈,时不时抬头看星星的灵魂伴侣。

那时候我们都还毫无希望的谈着未来,但你眼里偶尔却闪现光芒。

除了我妹谁也不知道我提前回来了,不想回家,不想见到家里乱七八糟的人,甚至不想和好友聚会。




回到这座城市有些茫然无措,微辣的火锅吃得我不断伸舌头哈气。武同学这个江苏人一脸鄙视我这个越来越不能吃辣的假重庆人。




妈妈以为我明天到重庆,发微信告诉我说我爸的其中一个兄弟说他老婆生日,还有我的哪个弟弟和谁谁谁生小孩,然后笑着对我妈说你女儿这次回来得花不少钱哟!




呵呵,我想我会提前回大理吧

农民工返乡

秋日里的小村庄

1/30

茉莉

©茉莉
Powered by LOFTER